• 最新資訊
    COMPANY NEWS

    博物館數智化會之路還有多長

    博物館這幾年發展不可謂不迅猛。

    在前不久舉行的第45個“世界博物館日”中國主會場活動開幕式上,文化和旅游部副部長、國家文物局局長李群透露,截至2020年底全國備案博物館已達5788家,“十三五”以來平均每2天新增一家;整個2020年推出陳列展覽2.9萬余個、教育活動22.5萬余場,接待觀眾5.4億人次,網絡觀眾數以億計。

    特殊的后疫情時代背景下,此次活動以“博物館的未來:恢復與重塑”為主題,聚焦在博物館發展的新方向、新模式、新方案上,而包含5G等在內的數智化解決方案成為重點關注。當天,國家文物局與中國移動啟動“博物館5G新生活”,雙方要“打通文博線上線下全場景服務體驗,通過新技術、新應用,助力優秀文化的傳承與推廣!

    毫無疑問,在文博產業化或者說產業現代化加速推進的過程中,數智化的重要性在快速提升,甚至成為文博走向產業現代化的主要方向或者說模式。

    任何方式的產業變革,都只是文博的一次本質回歸

    在迎來數智化變革之前,博物館們已經有了自己的產業現代化探索。

    最典型的,如故宮博物院的一系列“出圈”操作,跨界營銷、聯名IP甚至與網易聯合開發游戲……這座文化寶庫脫下高冷外衣、快速走向普通人身邊。很長一段時間以來,眾多博物館都在進行著類似的運作。

    而這些舉動有個共同點,即都在通過形式上更吸引人、更有活力、更能激發好奇心的方式來獲得大眾關注,讓博物館告別“精英主義”。

    而這,恰恰正是文博數智化在做的事,殊途而同歸。

    舉例來看,在國家文物局聯合中國移動啟動“博物館5G新生活”之前,早在2018年雙方就已達成戰略合作,要依托各自優勢資源探索“5G+文博”創新應用,這個合作到了2019年正式落地,由中國移動旗下數字內容運營的唯一實體咪咕公司推出“博物館在移動”平臺,為用戶提供文物數字典藏、展覽、講解等一站式服務,到現在已經形成了一系列文博場景下的數智化產品或解決方案,例如AI合拍機、AR探究鏡、數字畫屏、手勢全息、姿仿秀、衣冠秀、交互魔屏等。

    其中,被應用于“世界博物館日”當天文化展中的AR探究鏡,讓用戶手持設備掃描文物就能看到色彩艷麗的高精度數字復原畫面,并配有音頻解說。

    來自合作伙伴的5G+XR創新,同樣使得博物館與普通人生活走得更近、更接地氣。

    類似的還有今年春節爆火出圈的《唐宮夜宴》,5G+AR帶來唯美的視覺美術效果,虛擬場景和現實舞臺結合制造出“博物館奇妙夜”觀感。

    事實上,博物館從它的誕生之日起,大眾化始終是其內在要求,也顯示著滿足大眾娛樂需求的獨特作用:在中國古代,收藏愛好者往往要邀人玩賞;中世紀的歐洲,早期博物館的收藏常常會利用奇珍異寶來滿足獵奇心理,現代畢加索博物館還專門制作了互動游戲圖書來吸引普通人。

    不論是數智化還是非數智化方式,與其說文博產業化是為了進一步發展而主動進行的變革,倒不如說它只是一次本質回歸罷了。

    數智化究竟給文博產業化進程帶來了什么?

    當下,來自阿里、騰訊、中國移動咪咕等重要外部合作伙伴已經在為文博數智化發展提供對應的解決方案支持,生態化的力量已經成為文博數智化發展的重要助力。

    而數智化究竟能給文博產業化帶來什么價值,可以從5個方面看。

    1、“基建”層面,讓博物館展現線下無法展現的內容

    建設和布局是博物館能否“出彩”的重要方面,數智化當然不能改變鋼筋混凝土的現實,卻可以讓那些再精湛的建筑設計和場景布局也無法展現的東西呈現出來。

    例如,敦煌博物館曾聯合騰訊推出“云游敦煌”小程序,將文獻中描述的莫高窟歲時燃燈“一川星懸”恢弘場面以虛擬方式重現,完成了線下很難完成的展覽過程,贏得廣泛關注。

    可以認為,數智化給文博帶來的線上化從來不只是對線下的復制,而是以自己的方式來完成獨特的展覽過程。

    2、產品力層面,推動文博產業走出新鮮度只能靠“特展”拼搶資源的境況

    一般而言,博物館藏品較為固定,從外部借調優質文物來做“特展”就成為“維持熱度”的有效方式,雖然有廣泛的協同機制,但很多時候不是每個博物館都能找到自己想要的資源,這成為一個痛點。

    而“特展”的本質就是借助新文物來形成持續觀展的新鮮度,當數智化介入,博物館能夠實現這種新鮮度的手段就變得十分豐富起來。

    以國家文物局聯合中國移動推出的“博物館在移動”平臺為例,諸多5G+XR創新就帶給了參觀者不一樣的體驗。例如AI合拍機,能夠讓用戶直接與歷史名人合影;姿仿秀產品可以讓參觀者通過肢體動作模仿“古人”實現互動;超大的交互魔屏讓用戶可以便捷地進行文物信息查詢與交互。

    就文物本身來看,手勢全息這樣的5G+XR配合實現的技術,能利用全息柜進行3D數字模型展示,讓文物呈現更清晰、更震撼:

    類似的,還有騰訊與甘肅省博物館推出的“文物數字化”,借助3D復原和交互技術,能讓觀展者完成對文物更深刻和細致的認識,例如360度旋轉、局部細節放大等,還原歷史場景中的文物。

    極客WeGeek與首都博物館打造的“京城1981”,甚至可以讓用戶過一把考古的癮——上傳照片即可識別其中的特色元素(桌子、椅子等),再挖出對應的館藏文物。

    種種做法顯示,數智化帶動“新鮮度”有無窮的想象空間。

    3、市場供求層面,既解決供不應求,也推進供過于求的解決

    文博這兩年的火熱有些“貧富不均”,從國家文物局公布的數據看,2019年83%的博物館年接待游客量在30萬人次及以下,“一票難求”的只是部分大館、名館。

    一邊是大量參觀者被拒之門外,一邊是一些地方館甚至“門前冷落”,這已經成為一個矛盾常態。

    而數智化則可以通過線上獨特的展示方式,一方面對熱門館進行分流,另一方面又幫助用戶更多地了解博物館和藏品以提升人氣。在這里,那些掌握著先進技術的互聯網公司們,結合疫情時期人們日益增長卻無法滿足的文博文化需要,早早有了布局。

    阿里聯合八大博物館集體在淘寶直播間開放“云春游”,一天之內近1000萬人涌入;中國移動咪咕基于與國家文物局的合作,推出“云博物館”5G公益直播項目,定制“博物館在移動”云上平臺,開展518文創節活動,使大量用戶可以通過直播、短視頻等方式解鎖博物館日現場活動內容,實現“閉館不閉展”。

    而由于此類做法往往配有主題運營,對觀眾而言,也是一次了解那些平時不在輿論視野中的博物館的機會,由此“中長尾”博物館能夠進行低成本、低門檻的運營開發,激發關注度。

    4、用戶運營層面,帶動多次重復參觀、讓文博也擁有“用戶粘性”

    用戶多次重復參觀對產業化十分重要,數智化帶動的新鮮度一定程度解決了這個問題,但若從用戶觀博習慣來考慮,激發特定規則的探索欲也是重要的實現方式,它能帶來持續的“用戶粘性”。

    有業內專家概況了用戶觀博四個典型過程,理論很復雜,簡單來說:

    建構性參觀,即跟著策展人的節奏參觀;

    解構性參觀,即在對某些展品有興趣后,提前了解,有目的參觀;

    重構性參觀,即對展品有了自己的認識和想法,拋棄展覽策劃自主參觀;

    驗證性參觀,即形成了全新的認識,參展只為驗證。

    可以發現,讓用戶更多地理解文物、激發自主思考并積極探索是關鍵,一些博物館已經在通過數智化實現這個目標。

    去年9月到11月,騰訊在首都博物館主辦了一場數字體驗展,其中一個設定是通過技術手段將展品與知識聯動,例如,設置了“青銅器實驗室”以新穎的科技手段展現青銅器背后的知識:

    而在國家文物局與中國移動咪咕推出的“博物館5G新生活”里,采用的則是知識傳播的方式,例如“全球通大講堂”整合文博專家資源,計劃在“十四五規劃”期間面向特定用戶開展100場關于文博知識的大講堂活動,另外還有社教研學系列活動,主要通過匯聚各類博物館相關研學服務產品,搭建研學平臺來幫助博物館進行社教活動的推廣。

    當然,在推動“用戶粘性”的過程中,數智化還能將用戶運營的“配套”做得更好!安┪镳^在移動”一站式預約平臺提供全國逾百家博物館的票務、展訊信息,并支持線下觀展預約;中國移動超級SIM卡功能,能簡化參展者入館認證流程,服務用戶實現“館好找、門好進、展好看”。

    此外,還有用戶屬性的契合。首都博物館調查顯示18歲以下參觀者和家人一起參觀的占比達43.9%,陜西歷史博物館則調查發現19-30歲參觀者占比達44.62%,這讓如阿里、騰訊、中國移動咪咕這類用戶群體偏年輕化的互聯網平臺,在助力文博產業化這件事上更有內生優勢。

    5、增值業務層面,推動主題產品銷售再進一步

    文博產業化離不開將文化藝術資源與產業鏈連結帶來經濟效益的過程,這集中表現在主題文創產品的市場推廣上。

    一系列數智化動作所制造的親近感讓直播帶貨、主題IP聯動等做法更容易產生市場效果,尤其是年輕人喜愛的酷炫技術體驗,將直接“刺激”銷售,例如咪咕打造博物館文創節,上線百款文創產品,通過看、玩、拍、購多方位需求的滿足來實現更好的文博消費場景。

    不過,在增值業務這里,數智化起到的更多是輔助、長線價值,通過博物館整體形象的改造來提升潛在的購買欲望,而博物館與合作伙伴開發的形式多樣的活動運營才是主要途徑。這也說明,在文博產業化的過程中,數智化與非數智化動作相互協作是一種必要和必然。

    “觀博”這件事之外,數智化還要看哪些?

    大部分關于文博產業化的觀察,都是站在博物館與用戶互動的層面所講,而數智化還有一些別的價值空間。

    例如,安保方面,5G配合終端傳感器對藏品的防盜守護有很直接的提升意義。

    又例如,資產管理方面,5G+XR等技術可以將實體藏品虛擬化構建線上的統一資源平臺。在國外,加拿大博物館和文化組織就共同打造了一個擁有大量虛擬展品的加拿大虛擬博物館,實現了資源的統一管理和展示;在國內,河南博物院在移動云及河南移動的助力下打造了5G智慧博物館,實現了10000件文物的資產數字化及云化共享。

    還例如,通過人流數據采集、后臺AI輔助決策等,數智化將幫助博物館更好地洞察經營情況,并對應采取調整動作。

    總的看來,文博數智化與其他經濟領域的產業數智化沒有根本區別,都是通過數智化的方式來提升效率、經營用戶、優化管理模式,而且,正如政企數智化轉型已經有了華為、騰訊、阿里、百度等強有力的外部政企生態支撐,文博數智化也快速形成了阿里、騰訊、中國移動咪咕等重要的生態化推進力量。

    下一步,文博產業化將成為5G、XR、AI等數智化技術展現魅力的重要舞臺。

    [返回]
    印度XXXXBBBB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