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資訊
    COMPANY NEWS

    山西流金歲月傳媒博物館

    “早上好,清晨的第一聲問候,從電波中送給大家……”“歡迎收看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曾幾何起,我們的生活,是在一聲聲電波的提示中蘇醒,也是在一幅幅熒幕前變得豐富多彩的。聲音、圖像、影像,都在一個個“機器匣子”里變得那樣與眾不同。盡管時光流逝,但影像和記憶卻永遠留存了下來,這就是傳媒的魅力。


    本次“晉地寶藏·山西博物館之旅”走進山西流金歲月傳媒博物館,在這里,兩萬余件藏品,從歷史和現實兩個維度,呈現了傳媒技術的發展脈絡,展示了中國傳媒行業的進步歷程,尤其是館內有很多“中國第一”系列的藏品,成為傳媒科技沿革的重要見證。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以來,流金歲月傳媒博物館與四川傳媒學院共同建設了四川傳媒博物館,把教育公益事業拓展到了祖國的西南。


    于生動有趣之間,感受傳媒行業發展,在影像定格的同時,暢談今日往昔。走進流金歲月傳媒博物館,一定會有與眾不同的體驗。


    一座博物館,薪火相傳三代人


    山西流金歲月傳媒博物館,位于山西傳媒學院校內,對這家行業博物館,不少業內專家感慨,要想了解傳媒發展史,這個博物館就是寶庫。不過寶庫的積累并非一蹴而就,它是現任館長王豐祖孫三代的傳承見證,更是一代又一代傳媒人薪火相傳的見證。


    故事得從上世紀六十年代說起,王豐的爺爺王家賢是山西第一代電視人。1973年,周恩來總理來到山西大寨,王家賢負責報道,當時他用的是紅旗16mm機械攝影機,需要不斷地手搖機器上發條,才能拍攝一小部分片子。為了抓拍各種鏡頭,王家賢不停地上發條,急得滿頭是汗。周總理見狀,急忙詢問原因。不久后,王家賢所在的山西電視臺竟然配上了當時中央電視臺記者們使用的寶萊克斯攝影機。王豐說,這段故事,成為周總理支持中國電視人的一段佳話,也成為爺爺終生為電視事業奮斗的不竭動力。


    王豐的父親王保明,從事影視教育工作,是山西傳媒學院的一名教師。他從一開始的太原南宮收藏市場,最后涉足到全國的收藏圈,其收藏之路跋涉得更遠,通常為了一臺機器可以跑遍大半個中國。他經常把自己的收藏無償提供給山西傳媒學院用來進行專業認知教學。到2009年,山西傳媒學院決定以王保明的收藏為基礎,興建博物館。身為該校教師的王保明就把自己的全部珍藏放在了博物館里,把博物館建成了一個行業窗口和教學基地。


    如今,王豐接過了父親手中的接力棒,她始終記得父親說過的一句話,“孩子,很多人都說我是收破爛的,那是他們不懂。這些東西承載的歷史,甚至是國家和行業命運的寫照,不是隨時都能找到的,如果真的能收藏起來,展示出來,那不只是我們一家人的幸事,應該是為這個行業做些傳承!


    繼承爺爺和父親的收藏事業之后,王豐對藏品進行了學習研究和分類,圍繞紅色基因、傳媒發展、青少年教育、公益事業等分別策劃了博物館的不同主題,實現了博物館行業發展教育基地、專業認知教育基地、愛國主義教育基地、文化創意基地、影視研學基地以及科普基地的統一!拔覀兊男吗^也在籌建之中,到時候展陳規模能達到5000多平方米,更有利于‘讓文物活起來’,真正實現‘博物館+’模式!


    歲月無痕跡,藏品有箴言


    步入山西流金歲月傳媒博物館,率先映入眼簾的就是兩臺大型固定式老影院用的電影放映機,其背后的一臺軍綠色摩托車,瞬間把人的記憶拉回到了上世紀70年代。曾經的電影放映員們,就是騎著這樣的車子,帶著膠片電影的拷貝盤,走入城市、鄉村,去播放影片,這樣的布局也恰到好處地體現出了該館的主旨:是回憶,更是傳承。


    博物館設計主要分為通訊廣播區、電影區、電視機區、照相機區四個區域,串起了整個行業設備的發展脈絡。在通訊廣播區內,主要展示了記錄聲音和傳輸聲音的各種設備。從遠古時期的烽火狼煙、驛站傳書到19世紀中葉以后,電磁波的發現以及電報、電話的發明,人類通信領域產生了根本性的巨大變革,神話中的“順風耳”“千里眼”變成了現實。


    在該板塊內,展示了各種無線電通訊設備、錄音機、收音機、電唱機和話筒等,其中有上世紀最早傳入中國的錄音設備,還有在《英雄兒女》中王成所使用的71式無線電臺,通過一件件實物,你可以清晰地看到收音機的變革,從最初的高成本的“大家伙”,逐漸發展成為體積較小、按鈕精致的“小物件”。對于很多70后、80后來說,還能發現兒時家里曾經用到過的老物件,真是滿滿的年代感。


    “電影區”,頗有知識含量。在電影百年發展史中,電影經歷了從無聲到有聲、從黑白到彩色、從膠片到數字,直到今天的IMAX3D電影的種種變化。館內展出了最早的幻燈機、膠片電影攝影機、放映機以及部分膠片拷貝。你瞧,在膠片電影放映機前,最先登場的就是幻燈機,一件件色彩斑斕的“玻璃板”,由光源通過光學器件直射到屏幕上,就能變成墻上一幅幅畫面。此外,根據攝影機的特點和重要性,還展示出了不同時代的代表器物。比如“和平S-35型35mm電影攝影機”是中國第一代膠片電影攝影機,也是“國禮”,在上世紀60年代末,中國送給友好國家的禮物;“紅旗16mm機械攝影機”也赫然在展示行列中,它是國家新聞攝影的見證;德國生產的“阿萊35mm膠片電影攝影機”,因為配有蔡司鏡頭,所以是世界頂級的攝影機……每一臺機器背后,都是一個故事,更是歷史的見證。


    1954年11月,毛澤東直接在中南海發出指示:“我們也要搞電視!睆拇,新中國的電視事業進入了新的孕育期。館內的第三個展示區就是“電視區”,以時代來串聯起整個電視行業的發展!叭A夏第一屏”,誕生于1958年3月17日,是我國第一批試制的電視機。為了紀念中國第一臺國產電視的誕生和即將成立的北京電視臺,這臺電視機便有了這個響亮的名字——華夏第一屏,品牌取名“北京牌”。到了1958年9月2日,新中國第一家電視臺——北京電視臺正式開播?粗箯d內一臺臺電視機的變革,你感慨的不僅僅是時代進步,也是我國國力昌盛、科技發展的最好印證。在這里,你也能看到山西無線電廠曾經制作的“火炬”和“春筍”牌電視機,這可是山西人共有的記憶噢。


    “照相機區”的設計比較有特點,展廳內的一整面墻上,擺放的都是照相機,大大小小擺放在一起,就像一個矩陣。攝影術的發明是19世紀人類最偉大的發明之一,各種各樣的照相機得到快速的發展。從早期的濕版相機到干版相機,再到1860年機械式照相機問世,直至1885年膠卷被推出后,出現膠卷相機,木制的笨重相機也逐步改為金屬機身相機。展廳內,兩個“木匣子”照相機立在墻面一側頗為搶眼,亦如我們在影視劇中看到的那樣,一個大大的匣子,蒙著一塊幕布,拍攝者坐好后,攝影師需要鉆到幕布里面,再捏一下快門,相片才能定格。


    館內最有故事性、最古老的一臺相機,是1910年歐洲生產的老相機。與其搭配展示的,還有一張老照片,那是清朝末期,一批皇家子弟去奧匈帝國訪問時留下的合影。前幾年,匈牙利外交部得知了照片的情況,特意又安排匈牙利駐中國大使館聯系流金歲月傳媒博物館翻拍一張清晰的照片寄給他們,作為兩國交流的歷史見證。


    來到山西流金歲月傳媒博物館,還有一個額外的體驗,就是能在“膠片電影放映廳”里,看一段老電影。聽著膠片放映機發出的轟鳴聲,看著白色幕布上那略微有些粗糙顆粒的影像,一種歷史的厚重感讓人仿佛穿越時空。


    館長推薦


    在這樣的“寶藏”博物館里,處處是驚喜,接下來該館館長王豐,為大家著重推薦鎮館之寶和經典文創。


    鎮館之寶《二泉映月》的最早聽眾


    “韋伯斯特鋼絲錄音機”,這是上世紀30—40年代傳入中國的音頻記錄器材,也是電影的同期錄音機。最值得被人關注的,就是利用鋼絲錄音機,才把阿炳先生用二胡演奏的《二泉映月》留存在世間。


    當年,中央音樂學院的教授楊蔭柳先生要去考察中國民間音樂,在無錫錄下華彥鈞先生二胡演奏的《二泉映月》后,約定在三個月以后再來錄一批曲子。結果在這期間,阿炳因病去世,也就是說,鋼絲錄音機拯救了這首世界名曲。如今,在這臺錄音機里,依然有這首膾炙人口的二胡音樂。王豐也表示,等搬入新館后,將把錄音機里的音樂再度呈現出來,讓大家感受樂曲的魅力。


    “漂洋過!倍鴣淼牡聡庞硻C


    在山西流金歲月傳媒博物館內,能看到一套放映機,上面掛著大紅花,顯而易見,這應該是該館內最為寶貴的藏品。據王豐介紹,這是來自德國的“卡爾蔡司16毫米雙機移動式電影放映機”,是該館的鎮館之寶之一。目前全國只有這一套。因為16毫米放映機都是由一臺機器來放映,而在1944年由卡爾蔡司公司生產的這套16毫米機器,用雙機放映,極為罕見。


    這套放映機,是王豐父親王保明從東北收回來的。這套電影放映機是由兩個放映機、一臺電子管擴音機和一臺電源組成,當一臺放映機上的膠片放映結束時,只要按一下開關,就可以啟動另一臺放映機進行放映。


    更難得的是,這套機器目前還能正常使用,王豐還會定期用這套放映機為收藏愛好者們放電影,用收藏的溫度,回饋大眾。


    文創產品


    王豐根據館內現有實物,創作了胸針和鑰匙扣等文創產品。其中,根據“烏克蘭式16毫米有聲電影放映機”創作了胸針。之所以選擇這一臺放映機為創作背景,也是飽含深意。


    1954年,周恩來總理訪問前蘇聯時帶回來一臺“烏克蘭16毫米有聲電影放映機”。為了發展中國的電影事業,在中央電影局監督指導下,南京電影機械廠以它為原型仿制了一批又一批16毫米的電影放映機,此款機器不斷地改進沿用至上世紀80年代,在中國占有率常年保持在70%。這是款非常經典的機型,在老電影圈赫赫有名。所以當你別著這款胸針的時候,是對中國電影行業發展的最好紀念。
    [返回]
    印度XXXXBBBB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