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業動態
    INDUSTRY NEWS

    四川農民工博物館將于今年向公眾開放

          據了解,四川省正在為2500萬川籍農民工建博物館,全面展示記錄川籍農民工發展歷程,傳承其吃苦耐勞無私奉獻精神。四川農民工博物館選址于成都市新津區,目前博物館的主體工程和展區設計已經完成。2020年8月至12月,四川農民工博物館面向社會征集文物,目前已征集到展品2000余件。

      自行車是農民工在務工城市的便捷出行工具


      “農民工博物館選址在成都市新津區,目前主體建設和展陳設計已經完成,預計今年8月將正式建成并向公眾開放!彼拇ㄊ∞r民工服務中心主任張凱釔介紹,農民工博物館建成后的展廳面積1800多平方米。將以文物、文字、圖片、視頻、音頻、場景復原等為表現形式,全面形象地展示改革開放以來農民工群體從無到有、從少到多,匯聚成磅礴力量,活躍在各行各業,成為產業工人主體的歷史。

      這是一位木匠外出務工攜帶的勞動工具


      據介紹,建成后的農民工博物館,參觀者可以通過模擬場景實地體驗建筑工地、春運擠火車等活動,還可看到按1:1復制的農民工宿舍、仿制的新生代農民工夫妻房以及農民工子女與城市人口子女一起就讀的場景模擬等,切身體會農民工群體的艱辛歷程及偉大貢獻。


      作為勞動力輸出大省,四川省農村勞動力轉移輸出從1978年的118萬余人增長到2021年的2500余萬人,其中省外轉移1000余萬人,大多數集中在中國工業化程度最高的珠三角、長三角地區,用勤勞和汗水為城市建設添磚加瓦,為經濟社會發展源源不斷地注入新的活力。從省內來看,2020年全省農民工經濟首次突破1.2萬億元,成為全省經濟重要組成部分。

      這些磁帶見證了它們的主人工余的娛樂生活


      截至去年12月底,四川省農民工服務中心完成農民工博物館首期展品征集,共征集到具有代表性的實物、圖片、故事、文獻、影音等展品2000余件。這些展品生動形象地反映記錄了不同時期農民工的工作、生活,農民工群體的發展歷程,黨和政府及各部門對農民工的關愛等。


      四川省農民工博物館建設也受到人大代表的關注。省人大代表、中煌智慧都市建設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王啟剛曾經也是一名農民工。在2019年省兩會上,他提出修建農民工博物館,通過博物館記錄農民工艱苦奮斗、努力打拼的艱辛歷程,啟迪下一代繼續繼承和發揚中華民族吃苦耐勞、任勞任怨的傳統美德,書寫不懈奮斗的人生。

      2008年5月18日,汶川地震后193名來自四川的農民工正日夜奮戰在寶成鐵路109隧道搶險一線。(圖片來源:新華社)


      “農民工是一個偉大的群體,他們離開家鄉在異地參加國家建設,用勤勞和汗水為經濟社會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比珖舜蟠硇炱荚趯嵉亓私廪r民工博物館建設后動情地說,我也是一個農家女,現在是一名新型農民工,希望通過博物館建設和展出,讓更多人了解農民工發展史,讓全社會都來了解關愛農民工。


      建設中的農民工博物館有何意義?


      3月23日,人社部原勞動科學研究所研究員、廣州·中國農民工博物館總策劃哈曉斯告訴四川在線記者,可以從“川軍”發展、四川農村改革、經濟社會發展進程等三個緯度,來觀察四川農民工博物館的建設意義。


      哈曉斯原是一名新聞記者,長期關注農民工。后到人社部勞動科學研究所工作,仍然以農民工為重點關注和研究對象,對農民工有著深厚的感情。2012年,他以勞動科學研究所專家身份,經過項目招標,擔任中國(廣州)農民工博物館總策劃,完整地策劃并展出中國農民工闖天下的輝煌歷程。四川省農民工服務中心相關負責人介紹,我省籌建農民工博物館過程中,也多次邀請哈曉斯作為專家為博物館設計、展品征集等出謀劃策。


      “農民工是我國改革開放和經濟社會轉型時期獨特的經濟社會現象,更是改革開放進程中標志性的新生事物!痹诠䲡运箍磥,億萬農民工的流動就業,在滿足東部沿海經濟發達地區及大中城市對勞動力的旺盛需求、解放農村勞動力、大幅度提高農民收入、縮小城鄉差別、提高農村勞動力的技能素質、推動多種所有制經濟發展、加快我國城鎮化進程等各個方面,已經并且繼續發揮著不可替代的巨大作用。農民工由農村向城市轉移,由農業向非農產業轉移,是人類遷徙史上最大規模的流動。農民工已經融入城鄉經濟社會發展的毛細血管,成為推動當代中國城鄉經濟社會發展的生力軍。

      2005年1月7日下午,集體來甬打工的17位四川民工在寧波火車南站和列車乘務員合影留念。


      “我覺得,農民工輸出大省四川建設農民工博物館,對于弘揚和傳承農民工精神、繼續推進和深化改革開放具有重要意義?梢詮倪@樣三個緯度來看!惫䲡运贡硎,首先,四川省農民工博物館承載著30年來農民工“川軍”北上南下、東進西出的厚重歷史。在我國億萬農民工建設大軍中,氣勢雄壯的農民工“川軍”的足跡遍布全國各地,在經濟社會發展各個領域,他們用雙手打造出“中國制造”“世界制造”的品牌。他們是城鄉勞動力市場流動就業的先行者,率先沖破城鄉就業“藩籬”;他們是改革開放進程中具有標志性的新生事物。四川農民工博物館通過展現新時代“川軍”開拓的足跡,雄起的身影,銘記第一代農民工以及新生代農民工對改革開放所作出的具有歷史意義的偉大貢獻。他們出得去,干得了,掙得回,學得多。

      2008年8月23日,1640余名采棉農民工乘坐L196次“棉農專列”離開成都火車北站奔赴新疆石河子采摘棉花。

      其次,四川農民工博物館也是四川農村改革發展歷史的縮影。我國的改革開放,始自農村改革,而農民工正是農業改革極大地解放了勞動生產率的成果。農民工外出比例較多的地區,農村改革進程就快,成果就顯著。同時,農民工外出比例較多的地區,由于勞務收入的顯著增加,脫貧致富的步伐就快,農村各項改革也就愈加順利。農民工在城鄉之間流動,一頭連著城市,一頭連著農村,他們用雙腳把城鄉連在一起,在創造和改變城市面貌的同時,也在影響和改變著農村面貌。他們作為農村和城市的牽線人,為農村掙回票子,帶回技術,改變觀念。

        2020年2月,新館疫情期間在武漢參于雷神山醫院建設的四川籍農民工彭中田,他已在武漢生活了近20年。

      再次,四川農民工博物館也是改革開放以來四川乃至全國經濟社會發展進程的縮影。比如交通 “瓶頸”,農民工流動要坐車乘船,“蜀道難”千年之嘆。早期的“川軍”如何出川?從綠皮火車得幾天幾夜,數十小時,但現在有高鐵,有高速公路,蜀道不再難;又比如流動方向,早期“川軍”向沿海地區大中城市流動,到了本世紀初,“川軍”流動方向產生質的變化,省內流動的“川軍”人數首次超過跨省流動的。這說明,四川經濟社會發展迅速,對勞動力需求旺盛,使得“川軍”流動的半徑逐漸縮小。而農民工“川軍”相當一部分已經融入所在城市,從外省打工人落戶成為“新市民”,這批“川軍”本身就是經濟社會發展的新事物,見證著農民和市民的身份轉換,見證著經濟社會發展的奇跡。三百六十行,行行有“川軍”;東南西北中,處處聞川音。
    [返回]
    高冷大叔宠妻无度